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例(工程量篇)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19-02-19 22:56 点击:

【案情简介】王某作为实际施工人挂靠在A建筑公司名下借用其资质承揽了B开发公司的一个工程项目,王某得到该工程后,又将其整体工程内的三栋楼转包给了没有相关施工资质的个人魏某。后因工期拖延与开发商资金等问题,王某未及时得到工程进度款,魏某在完工此三栋楼的部分工程后撤离了工地,并将王某告上了法庭,要求其支付剩余未付工程款。

【震徽律师分析】律师收案后,该案现状为一审、二审均判决王某败诉,需支付魏某剩余工程款,本案暂未进入再审程序。律师在分析全案证据后,发现原审两审中判决支持魏某胜诉的证据仅为一份工程草稿(王某和魏某并没有签订书面建设施工合同),草稿上记载了工程分项单价与分项已完的工程量。实际上,该工程草稿的作用仅仅是王某作为承包人向发包人B开发公司报送的用以按进度支付工程进度款的初稿,并非承、发包人最终结算工程款的结算书。经过律师计算,工程草稿标明的工程量与实际发生的工程量完全不相符合,相距甚远。仅以钢筋工一项为例,工程草稿中10#楼的工程量面积记载为9204.11平方米,该栋楼施工图纸上工程量仅为5180.61平方米,相差已达到4000平方米以上,接近实际完工建筑面积的一倍。后经了解,本案是否存在欲多报工程量以求得到更多工程进度款的问题,原两审确实忽视了此客观情况,那么该部分工程量的实际差额问题成为了本案再审的突破口之一。

一般的工程造价主要分为固定单价以及固定总价(俗称包死价)两种模式,至于包死价,除非在合同内明确了包死价的具体实施范围,发、承包人也可以通过签订补充协议以及签证变更等形式对工程造价进行变更,那么在发包人和承包人结算工程款时,工程量就显得尤为重要。实际施工人往往因为行业竞争等原因,签订的多为包死价的建设施工合同或者更有甚者不签订书面合同就进场施工,对工程量问题的漠视往往导致工程完工后不能及时拿到工程款引起相应的诉讼纠纷。

应对于此,应注意以下几点:首先,实际施工人在签订包死价的要格外引起注意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了:“当事人约定按照固定价结算工程价款,一方当事人请求对建设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的,不予支持。”,此条款在明确体现了尊重当事人在合同领域的意思自治,但是实务操作中,实际施工人一旦对合同内预估的工程量存在过大差异,其往往难以在诉讼中启动鉴定程序。对此,签订包死价合同应注意在合同内变更工程量及相应价格作出书面约定,并在实际发生工程量变更时及时与发包人进行签证等形式的书面确认。

其次,在签订包死价建设施工合同对工程量范围意指不明的情况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2条之规定,实际施工人要格外注意保留工程量有关的相应证据,否则将承担举证不能之责任。

对于工程量问题,除了发、承包人双方确认的结算文件(一般均含有单价及实际工程量),还囊括了施工过程中形成的签证单、补充协议、会议纪要、工程联系单、工程变更单、往来函件等等书面证据,并且在前述书面证据中尽量谋求开发商、监理单位等配合盖章,因在存在违法分包时,实际施工人仅靠项目经理(往往是挂靠在建筑公司的个人)个人签字材料,往往在诉讼中主张工程款时因被告主体混乱或建筑单位否认签字个人的身份而陷入不利境地。

再次,对于发、承包人对工程量预算时出现的多算或漏项问题,实务操作中首先就要看双方建设施工合同的内价格对应的是施工图纸还是工程量清单,也就是俗称的图纸包干与清单包干。如是施工图纸包干,出现漏项等问题将有施工方承担不利责任;如是针对发包人的工程量清单包干,那么在合同中一定要对发生工程量清单外的漏项等问题进行约定,如果不约定会由发包人承担不利责任,但要警惕的是,如果发、承包人作出了出现工程量清单外漏项或错误问题由承包人自行承担的约定,那么对承包人一方将处于极其不利的被动地位。

最后,应对发、承包人双方产生分歧提前解除合同撤场问题,一定要在撤场交接时办理完整的交接手续并保留相应的交接时相应的会议纪要、监理材料、交接记录等书面文件;如因撤场对方拒不配合办理前述材料,可以考虑到公证处办理撤场的现场公证,保留施工现场工作记录、已完工程现状光盘等证据材料,以便后续双方结算或诉讼中使用。

【法律常识小贴士】我国现在建设施工领域,普遍存在的一个现状就是一家开发商(也就是建设单位、发包人)通过签订比较完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将一个工程发包给一家有相应施工资质的建筑商(也就是建筑单位、承包人),该有资质的建筑单位往往再把自身承包的工程整体转包或肢解分包给没有建设施工资质的个人或没有相应施工资质的企业,换算成名词也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挂靠关系与实际施工人


  联系人:郑威

   电话:18910270888

  传真:

  邮箱:zggg468@126.com

  地址:河北省三河市燕郊法律事务所

Copyright © 2018-2022 燕郊行宫法律服务所 版权所有 冀ICP备18036781号-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