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工程纠纷案例及分析

来源:未知添加时间:2019-02-20 09:30 点击:

建筑工程纠纷案例及分析  
    2018年6月10日,燕郊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A公司)与浙江某建筑工程公司(B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中约定:由B公司作为施工总承包单位由A公司投资开发的某宾馆工程项目,承包范围是地下二层和地上24层的土建、采暖、给排水等工程项目,其中,玻璃幕墙专业工程由A公司直接发包,工期自2018年6月26日至2018年12月30日,工程款按工程进度支付。同时约定,由B公司履行对玻璃幕墙专业工程项目的施工配合义务,由A公司按玻璃幕墙专业工程项目竣工结算价款的3%向B公司支付总包管理费。

  玻璃幕墙工程由江苏某一玻璃幕墙专业施工单位(C公司)施工。施工过程中,在总包工程已完工的情况下,由于C公司自身原因,导致玻璃幕墙工程不仅迟迟不能完工,且已完工程也存在较多的质量问题。A公司在多次催促B公司履行总包管理义务和C公司履行专业施工合同所约定的要求未果的情况下,以B公司为第一被告、C公司为第二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有三项:

  (1)请求判令第一被告与第二被告共同连带向原告承担由于工期延误所造成实际损失和预期利润;

  (2)请求判令第一被告与第二被告共同连带承担质量的返修义务;

  (3)请求判令二被告承担案件的诉讼费和财产保全费用。

  律师解答:这是一个典型的因业主直接发包工程导致工程延期和质量问题的案例。本案的事实是清楚的,争议焦点在于B单位是否负有总承包管理责任。

  已经明确的事实:

  1、业主直接发包玻璃幕墙工程并与C公司签订施工合同;

  2、B公司收取了总包管理费;

  3、C公司未能履行合同导致工程延期和质量问题。

  对于焦点问题即B单位是否负有总承包责任的判定:

  1、BC公司之间没有合同关系,且总包管理费由A单位支付,从这一点事实可以认定C单位不对B单位负有合同责任,而是直接对A单位负责;

  2、AC单位玻璃幕墙工程施工合同约定了B单位履行施工配合义务,这一点并不合法,因为合同双方非经同意无权设定第三方权利义务;

  3、如B单位按照AC单位的施工合同约定收取了总包管理费,应认定其已经认可并同意AC单位为其设定的权利义务,从而以事实履行构成三方之间的特殊合同关系;

  4、值得注意的是,AC单位的施工合同设定B单位义务为:履行对玻璃幕墙专业工程项目的施工配合义务,而是“施工配合义务”与总包管理义务是两个不完全一致的概念,前者只负责配合施工工作,后者不仅要配合施工还要负责总承包管理,更要承担总承包责任;

  5、AC单位设定A单位支付和B单位收取的是“总包管理费”,与AC设定并经B单位同意认可的对应义务“施工配合义务”相对应,两者的表述出现差异,应认定“总包管理费”是费用,而“施工配合义务”是B单位的合同权利义务和责任。

  综上,如非因B单位履行“施工配合义务”过错,B单位不承担总承包管理责任,因该责任于B单位同意认可的AC单位有关其义务的条款没有设定。因此,应当裁决如下:

  1、裁定C单位承担工期延误所造成的实际损失和预期利润,驳回对B单位的该项诉讼请求;

  2、裁定由C单位承担质量返修义务,驳回对B单位的该项诉讼请求;

  3、裁定由C单位承担本案诉讼费和财产保全费用,驳回对B单位的该项诉讼请求。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C单位作为业主直接发包的施工人工程延期和质量问题,B单位可以就此向A单位提起施工索赔,索赔内容包括:

  1、要求其顺延施工工期;

  2、要求其承担工期延误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

  3、要求其责令C单位返工,以符合工程施工和设计标准;

  4、保留进一步索赔的权利。

  特别提醒:如果B单位收取“总包管理费”的收据上写明的也是总包管理费,再加上A单位很容易找到B单位工作中的所谓“总包管理活动”,那就另当别论了。

  联系人:郑工

   电话:18910270888

  传真:

  邮箱:zggg468@126.com

  地址:河北省三河市燕郊法律服务所

Copyright © 2018-2020 燕郊基层法律援助协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8036781号-1